关爱健康

时政新闻 经济新闻 县区新闻 基层动态 民生新闻 本地热点 文化新闻
视频新闻 新闻时评 娱乐新闻 体育快讯 鸡西环保 国际新闻 国内新闻
城市概况 历史沿革 自然资源 旅游风光 家乡歌曲 地域文化   鸡西地市: 鸡东县 密山市 虎林市 鸡冠区 恒山区 城子河区 滴道区 梨树区 麻山区
  您当前的位置 : 东北网  >  鸡西新闻网  >  专题宣传(非新闻)  >  国内国际新闻
 
网上购彩
 签发时间2020-08-14 17:11

贵金属铜行情报价激活人才“引擎” 有人办事解难题在林州市500余位村支书中,刚当了6年村支书的李明生算是一名“新兵”,但他的到任,却解了困扰黄华镇魏家庄村30余年的发展难题。前些年,魏家庄村“两委”班子相互拆台,原来的村干部在其岗未尽其责,村集体一穷二白。村民反映,缺乏好的“带头人”是魏家庄的“顽疾”。2014年,常年在外做建筑工程的李明生“临危受命”担任村支书,团结班子,依靠群众,凝心聚力谋发展,魏家庄开始变了样。7.6公里水泥路修通了,5个自然村通水通气了,20余家农家乐建起来了……每年20万人次游客为村里带来30余万元集体收益,2019年村里人均收入超过1.5万元。“火车跑得快,全靠车头带。”选好带头人是完善乡村治理机制、实现乡村振兴的基础。林州以村级组织换届为契机,将一批新生力量充实到村“两委”班子,仅2018年换届就有199位“新兵”当选村支书。此外,林州还建立“乡土人才库”,“请老乡、回家乡、建故乡、美家乡”,并聘请512名企业家、专业技术人员为村庄发展出谋划策。林州人张益智16岁拎着瓦刀离开家乡,历经10多年打拼,在山西创办一家大型建筑企业。2012年,他返乡投资开发临淇镇万泉湖,将万泉湖打造成AAAA级景区,助力家乡产业振兴。目前,林州“乡土人才库”已收录各类人才4700余人,建立扶贫基地11家,创办企业83家、农业生态园33家,在政策支持、“乡音”召唤下,更多人才汇聚在林州的乡村田野。打好经济“算盘” 有钱办事促发展2015年底,林州有集体收入的村仅为136个,占比25%。村集体经济空白是林州乡村治理的另一个难题。2016年,林州被确定为河南省发展壮大村级集体经济试点市,重任在肩,集体经济空白村“清零”迫在眉睫。集体经济空白村多位于山区,村庄空心化严重,产业发展艰难。林州根据村庄区位、资源特点,通过强弱联合、弱弱联合的方式,鼓励抱团发展,形成独特的“联建经济”。河顺镇有10个集体经济薄弱村,该镇成立经济合作联社,10个村共同入股,2018年选定的苗木种植项目落户有人力、土地资源的可乐山村,可乐山村负责养护,扣除成本后,10个村共同分红。“有的村庄有发展意愿,但没有人才、思路、项目,‘联建经济’集中人力、物力、财力,取长补短,抱团发展,弱弱联合也有大作为。”河顺镇党委书记李良说。此外,林州还探索光伏发电、乡脉经济、边角经济、乡村旅游等多种发展模式。振林街道刘家街村成立集体合作社,流转土地800余亩种植辣椒、知母等,村集体年增收20余万元;石板岩镇将耕地、房产、经济林进行折股量化,与社会资本对接,乡村旅游大发展;姚村镇下里街村瞄准“边角经济”,在废弃地和房前屋后种植苗木,每年集体收入超10万元。目前,林州每个村有两种以上集体经济增收模式,2017年底542个村全部有了集体收入,2018年底所有村庄集体收入超5万元,其中370个村超10万元,为乡村治理注入经济动能。完善治理机制 能办好事有保障“人叫人动人不动,机制调动积极性。”除了补上人才和经济短板,林州还将村庄发展事项办理结果与村干部工作报酬挂钩,激发村干部内生动力,并完善监督、奖惩机制,真正做到有人办事、有钱办事、能办好事。“在农村,群众最关心的问题是钱的问题,最容易出问题的环节也是花钱的环节。”姚村镇纪委书记杨金刚说,村干部3年一换届,由于村里记账不规范,账目不清常为人诟病。瞄准这一痛点问题,林州进行农村基层党风政风综合监管体制改革,全市各镇(街道)成立党风政风综合监督中心,严格规范并公开“三资”管理、项目申请等事项,还开展村(社区)巡察工作,“让百姓明白,还干部清白”,破解“三资”管理不规范等影响基层党组织战斗力、公信力的难题。说起监督巡察,姚村镇西牛村党支部书记刘红卫最初的心态是忐忑,但他发现巡察不仅找问题,还能帮村里解决大问题。原来,该村有大大小小50余家企业,但40多家拖欠土地租赁费。“有的付不起,有的跟风拖欠,有的超期未续签,很多老板是乡里乡亲,工作很难做。”刘红卫说,巡察组指出问题后,镇政府和我们一块做工作,拖延已久的问题迎刃而解,监督巡察既是压力,也是动力。破解缺人缺钱难题,完善乡村治理机制,林州正以“乡村振兴只有进行时,没有完成时”的劲头,不断创新和完善乡村治理体制机制,为乡村振兴提供制度保障。凡客长袖衬衫男激活人才“引擎” 有人办事解难题在林州市500余位村支书中,刚当了6年村支书的李明生算是一名“新兵”,但他的到任,却解了困扰黄华镇魏家庄村30余年的发展难题。前些年,魏家庄村“两委”班子相互拆台,原来的村干部在其岗未尽其责,村集体一穷二白。村民反映,缺乏好的“带头人”是魏家庄的“顽疾”。2014年,常年在外做建筑工程的李明生“临危受命”担任村支书,团结班子,依靠群众,凝心聚力谋发展,魏家庄开始变了样。7.6公里水泥路修通了,5个自然村通水通气了,20余家农家乐建起来了……每年20万人次游客为村里带来30余万元集体收益,2019年村里人均收入超过1.5万元。“火车跑得快,全靠车头带。”选好带头人是完善乡村治理机制、实现乡村振兴的基础。林州以村级组织换届为契机,将一批新生力量充实到村“两委”班子,仅2018年换届就有199位“新兵”当选村支书。此外,林州还建立“乡土人才库”,“请老乡、回家乡、建故乡、美家乡”,并聘请512名企业家、专业技术人员为村庄发展出谋划策。林州人张益智16岁拎着瓦刀离开家乡,历经10多年打拼,在山西创办一家大型建筑企业。2012年,他返乡投资开发临淇镇万泉湖,将万泉湖打造成AAAA级景区,助力家乡产业振兴。目前,林州“乡土人才库”已收录各类人才4700余人,建立扶贫基地11家,创办企业83家、农业生态园33家,在政策支持、“乡音”召唤下,更多人才汇聚在林州的乡村田野。打好经济“算盘” 有钱办事促发展2015年底,林州有集体收入的村仅为136个,占比25%。村集体经济空白是林州乡村治理的另一个难题。2016年,林州被确定为河南省发展壮大村级集体经济试点市,重任在肩,集体经济空白村“清零”迫在眉睫。集体经济空白村多位于山区,村庄空心化严重,产业发展艰难。林州根据村庄区位、资源特点,通过强弱联合、弱弱联合的方式,鼓励抱团发展,形成独特的“联建经济”。河顺镇有10个集体经济薄弱村,该镇成立经济合作联社,10个村共同入股,2018年选定的苗木种植项目落户有人力、土地资源的可乐山村,可乐山村负责养护,扣除成本后,10个村共同分红。“有的村庄有发展意愿,但没有人才、思路、项目,‘联建经济’集中人力、物力、财力,取长补短,抱团发展,弱弱联合也有大作为。”河顺镇党委书记李良说。此外,林州还探索光伏发电、乡脉经济、边角经济、乡村旅游等多种发展模式。振林街道刘家街村成立集体合作社,流转土地800余亩种植辣椒、知母等,村集体年增收20余万元;石板岩镇将耕地、房产、经济林进行折股量化,与社会资本对接,乡村旅游大发展;姚村镇下里街村瞄准“边角经济”,在废弃地和房前屋后种植苗木,每年集体收入超10万元。目前,林州每个村有两种以上集体经济增收模式,2017年底542个村全部有了集体收入,2018年底所有村庄集体收入超5万元,其中370个村超10万元,为乡村治理注入经济动能。完善治理机制 能办好事有保障“人叫人动人不动,机制调动积极性。”除了补上人才和经济短板,林州还将村庄发展事项办理结果与村干部工作报酬挂钩,激发村干部内生动力,并完善监督、奖惩机制,真正做到有人办事、有钱办事、能办好事。“在农村,群众最关心的问题是钱的问题,最容易出问题的环节也是花钱的环节。”姚村镇纪委书记杨金刚说,村干部3年一换届,由于村里记账不规范,账目不清常为人诟病。瞄准这一痛点问题,林州进行农村基层党风政风综合监管体制改革,全市各镇(街道)成立党风政风综合监督中心,严格规范并公开“三资”管理、项目申请等事项,还开展村(社区)巡察工作,“让百姓明白,还干部清白”,破解“三资”管理不规范等影响基层党组织战斗力、公信力的难题。说起监督巡察,姚村镇西牛村党支部书记刘红卫最初的心态是忐忑,但他发现巡察不仅找问题,还能帮村里解决大问题。原来,该村有大大小小50余家企业,但40多家拖欠土地租赁费。“有的付不起,有的跟风拖欠,有的超期未续签,很多老板是乡里乡亲,工作很难做。”刘红卫说,巡察组指出问题后,镇政府和我们一块做工作,拖延已久的问题迎刃而解,监督巡察既是压力,也是动力。破解缺人缺钱难题,完善乡村治理机制,林州正以“乡村振兴只有进行时,没有完成时”的劲头,不断创新和完善乡村治理体制机制,为乡村振兴提供制度保障。

激活人才“引擎” 有人办事解难题在林州市500余位村支书中,刚当了6年村支书的李明生算是一名“新兵”,但他的到任,却解了困扰黄华镇魏家庄村30余年的发展难题。前些年,魏家庄村“两委”班子相互拆台,原来的村干部在其岗未尽其责,村集体一穷二白。村民反映,缺乏好的“带头人”是魏家庄的“顽疾”。2014年,常年在外做建筑工程的李明生“临危受命”担任村支书,团结班子,依靠群众,凝心聚力谋发展,魏家庄开始变了样。7.6公里水泥路修通了,5个自然村通水通气了,20余家农家乐建起来了……每年20万人次游客为村里带来30余万元集体收益,2019年村里人均收入超过1.5万元。“火车跑得快,全靠车头带。”选好带头人是完善乡村治理机制、实现乡村振兴的基础。林州以村级组织换届为契机,将一批新生力量充实到村“两委”班子,仅2018年换届就有199位“新兵”当选村支书。此外,林州还建立“乡土人才库”,“请老乡、回家乡、建故乡、美家乡”,并聘请512名企业家、专业技术人员为村庄发展出谋划策。林州人张益智16岁拎着瓦刀离开家乡,历经10多年打拼,在山西创办一家大型建筑企业。2012年,他返乡投资开发临淇镇万泉湖,将万泉湖打造成AAAA级景区,助力家乡产业振兴。目前,林州“乡土人才库”已收录各类人才4700余人,建立扶贫基地11家,创办企业83家、农业生态园33家,在政策支持、“乡音”召唤下,更多人才汇聚在林州的乡村田野。打好经济“算盘” 有钱办事促发展2015年底,林州有集体收入的村仅为136个,占比25%。村集体经济空白是林州乡村治理的另一个难题。2016年,林州被确定为河南省发展壮大村级集体经济试点市,重任在肩,集体经济空白村“清零”迫在眉睫。集体经济空白村多位于山区,村庄空心化严重,产业发展艰难。林州根据村庄区位、资源特点,通过强弱联合、弱弱联合的方式,鼓励抱团发展,形成独特的“联建经济”。河顺镇有10个集体经济薄弱村,该镇成立经济合作联社,10个村共同入股,2018年选定的苗木种植项目落户有人力、土地资源的可乐山村,可乐山村负责养护,扣除成本后,10个村共同分红。“有的村庄有发展意愿,但没有人才、思路、项目,‘联建经济’集中人力、物力、财力,取长补短,抱团发展,弱弱联合也有大作为。”河顺镇党委书记李良说。此外,林州还探索光伏发电、乡脉经济、边角经济、乡村旅游等多种发展模式。振林街道刘家街村成立集体合作社,流转土地800余亩种植辣椒、知母等,村集体年增收20余万元;石板岩镇将耕地、房产、经济林进行折股量化,与社会资本对接,乡村旅游大发展;姚村镇下里街村瞄准“边角经济”,在废弃地和房前屋后种植苗木,每年集体收入超10万元。目前,林州每个村有两种以上集体经济增收模式,2017年底542个村全部有了集体收入,2018年底所有村庄集体收入超5万元,其中370个村超10万元,为乡村治理注入经济动能。完善治理机制 能办好事有保障“人叫人动人不动,机制调动积极性。”除了补上人才和经济短板,林州还将村庄发展事项办理结果与村干部工作报酬挂钩,激发村干部内生动力,并完善监督、奖惩机制,真正做到有人办事、有钱办事、能办好事。“在农村,群众最关心的问题是钱的问题,最容易出问题的环节也是花钱的环节。”姚村镇纪委书记杨金刚说,村干部3年一换届,由于村里记账不规范,账目不清常为人诟病。瞄准这一痛点问题,林州进行农村基层党风政风综合监管体制改革,全市各镇(街道)成立党风政风综合监督中心,严格规范并公开“三资”管理、项目申请等事项,还开展村(社区)巡察工作,“让百姓明白,还干部清白”,破解“三资”管理不规范等影响基层党组织战斗力、公信力的难题。说起监督巡察,姚村镇西牛村党支部书记刘红卫最初的心态是忐忑,但他发现巡察不仅找问题,还能帮村里解决大问题。原来,该村有大大小小50余家企业,但40多家拖欠土地租赁费。“有的付不起,有的跟风拖欠,有的超期未续签,很多老板是乡里乡亲,工作很难做。”刘红卫说,巡察组指出问题后,镇政府和我们一块做工作,拖延已久的问题迎刃而解,监督巡察既是压力,也是动力。破解缺人缺钱难题,完善乡村治理机制,林州正以“乡村振兴只有进行时,没有完成时”的劲头,不断创新和完善乡村治理体制机制,为乡村振兴提供制度保障。激活人才“引擎” 有人办事解难题在林州市500余位村支书中,刚当了6年村支书的李明生算是一名“新兵”,但他的到任,却解了困扰黄华镇魏家庄村30余年的发展难题。前些年,魏家庄村“两委”班子相互拆台,原来的村干部在其岗未尽其责,村集体一穷二白。村民反映,缺乏好的“带头人”是魏家庄的“顽疾”。2014年,常年在外做建筑工程的李明生“临危受命”担任村支书,团结班子,依靠群众,凝心聚力谋发展,魏家庄开始变了样。7.6公里水泥路修通了,5个自然村通水通气了,20余家农家乐建起来了……每年20万人次游客为村里带来30余万元集体收益,2019年村里人均收入超过1.5万元。“火车跑得快,全靠车头带。”选好带头人是完善乡村治理机制、实现乡村振兴的基础。林州以村级组织换届为契机,将一批新生力量充实到村“两委”班子,仅2018年换届就有199位“新兵”当选村支书。此外,林州还建立“乡土人才库”,“请老乡、回家乡、建故乡、美家乡”,并聘请512名企业家、专业技术人员为村庄发展出谋划策。林州人张益智16岁拎着瓦刀离开家乡,历经10多年打拼,在山西创办一家大型建筑企业。2012年,他返乡投资开发临淇镇万泉湖,将万泉湖打造成AAAA级景区,助力家乡产业振兴。目前,林州“乡土人才库”已收录各类人才4700余人,建立扶贫基地11家,创办企业83家、农业生态园33家,在政策支持、“乡音”召唤下,更多人才汇聚在林州的乡村田野。打好经济“算盘” 有钱办事促发展2015年底,林州有集体收入的村仅为136个,占比25%。村集体经济空白是林州乡村治理的另一个难题。2016年,林州被确定为河南省发展壮大村级集体经济试点市,重任在肩,集体经济空白村“清零”迫在眉睫。集体经济空白村多位于山区,村庄空心化严重,产业发展艰难。林州根据村庄区位、资源特点,通过强弱联合、弱弱联合的方式,鼓励抱团发展,形成独特的“联建经济”。河顺镇有10个集体经济薄弱村,该镇成立经济合作联社,10个村共同入股,2018年选定的苗木种植项目落户有人力、土地资源的可乐山村,可乐山村负责养护,扣除成本后,10个村共同分红。“有的村庄有发展意愿,但没有人才、思路、项目,‘联建经济’集中人力、物力、财力,取长补短,抱团发展,弱弱联合也有大作为。”河顺镇党委书记李良说。此外,林州还探索光伏发电、乡脉经济、边角经济、乡村旅游等多种发展模式。振林街道刘家街村成立集体合作社,流转土地800余亩种植辣椒、知母等,村集体年增收20余万元;石板岩镇将耕地、房产、经济林进行折股量化,与社会资本对接,乡村旅游大发展;姚村镇下里街村瞄准“边角经济”,在废弃地和房前屋后种植苗木,每年集体收入超10万元。目前,林州每个村有两种以上集体经济增收模式,2017年底542个村全部有了集体收入,2018年底所有村庄集体收入超5万元,其中370个村超10万元,为乡村治理注入经济动能。完善治理机制 能办好事有保障“人叫人动人不动,机制调动积极性。”除了补上人才和经济短板,林州还将村庄发展事项办理结果与村干部工作报酬挂钩,激发村干部内生动力,并完善监督、奖惩机制,真正做到有人办事、有钱办事、能办好事。“在农村,群众最关心的问题是钱的问题,最容易出问题的环节也是花钱的环节。”姚村镇纪委书记杨金刚说,村干部3年一换届,由于村里记账不规范,账目不清常为人诟病。瞄准这一痛点问题,林州进行农村基层党风政风综合监管体制改革,全市各镇(街道)成立党风政风综合监督中心,严格规范并公开“三资”管理、项目申请等事项,还开展村(社区)巡察工作,“让百姓明白,还干部清白”,破解“三资”管理不规范等影响基层党组织战斗力、公信力的难题。说起监督巡察,姚村镇西牛村党支部书记刘红卫最初的心态是忐忑,但他发现巡察不仅找问题,还能帮村里解决大问题。原来,该村有大大小小50余家企业,但40多家拖欠土地租赁费。“有的付不起,有的跟风拖欠,有的超期未续签,很多老板是乡里乡亲,工作很难做。”刘红卫说,巡察组指出问题后,镇政府和我们一块做工作,拖延已久的问题迎刃而解,监督巡察既是压力,也是动力。破解缺人缺钱难题,完善乡村治理机制,林州正以“乡村振兴只有进行时,没有完成时”的劲头,不断创新和完善乡村治理体制机制,为乡村振兴提供制度保障。

有人办事 有钱办事 能办好事——河南林州乡村振兴观察新华社郑州5月11日电题:有人办事 有钱办事 能办好事——河南林州乡村振兴观察新华社记者李钧德、韩朝阳超半数村庄位于太行山区,空心化现象突出;全市仅1/4的行政村有集体经济,产业发展滞后;部分村庄村干部队伍老化。位于太行山东麓的河南林州在乡村振兴中曾面临“缺人、缺钱、缺出路”的尴尬。近年来,林州激活人才“引擎”、打好经济“算盘”、完善治理机制,为乡村振兴打下坚实基础。王妃有毒王爷您失宠了激活人才“引擎” 有人办事解难题在林州市500余位村支书中,刚当了6年村支书的李明生算是一名“新兵”,但他的到任,却解了困扰黄华镇魏家庄村30余年的发展难题。前些年,魏家庄村“两委”班子相互拆台,原来的村干部在其岗未尽其责,村集体一穷二白。村民反映,缺乏好的“带头人”是魏家庄的“顽疾”。2014年,常年在外做建筑工程的李明生“临危受命”担任村支书,团结班子,依靠群众,凝心聚力谋发展,魏家庄开始变了样。7.6公里水泥路修通了,5个自然村通水通气了,20余家农家乐建起来了……每年20万人次游客为村里带来30余万元集体收益,2019年村里人均收入超过1.5万元。“火车跑得快,全靠车头带。”选好带头人是完善乡村治理机制、实现乡村振兴的基础。林州以村级组织换届为契机,将一批新生力量充实到村“两委”班子,仅2018年换届就有199位“新兵”当选村支书。此外,林州还建立“乡土人才库”,“请老乡、回家乡、建故乡、美家乡”,并聘请512名企业家、专业技术人员为村庄发展出谋划策。林州人张益智16岁拎着瓦刀离开家乡,历经10多年打拼,在山西创办一家大型建筑企业。2012年,他返乡投资开发临淇镇万泉湖,将万泉湖打造成AAAA级景区,助力家乡产业振兴。目前,林州“乡土人才库”已收录各类人才4700余人,建立扶贫基地11家,创办企业83家、农业生态园33家,在政策支持、“乡音”召唤下,更多人才汇聚在林州的乡村田野。打好经济“算盘” 有钱办事促发展2015年底,林州有集体收入的村仅为136个,占比25%。村集体经济空白是林州乡村治理的另一个难题。2016年,林州被确定为河南省发展壮大村级集体经济试点市,重任在肩,集体经济空白村“清零”迫在眉睫。集体经济空白村多位于山区,村庄空心化严重,产业发展艰难。林州根据村庄区位、资源特点,通过强弱联合、弱弱联合的方式,鼓励抱团发展,形成独特的“联建经济”。河顺镇有10个集体经济薄弱村,该镇成立经济合作联社,10个村共同入股,2018年选定的苗木种植项目落户有人力、土地资源的可乐山村,可乐山村负责养护,扣除成本后,10个村共同分红。“有的村庄有发展意愿,但没有人才、思路、项目,‘联建经济’集中人力、物力、财力,取长补短,抱团发展,弱弱联合也有大作为。”河顺镇党委书记李良说。此外,林州还探索光伏发电、乡脉经济、边角经济、乡村旅游等多种发展模式。振林街道刘家街村成立集体合作社,流转土地800余亩种植辣椒、知母等,村集体年增收20余万元;石板岩镇将耕地、房产、经济林进行折股量化,与社会资本对接,乡村旅游大发展;姚村镇下里街村瞄准“边角经济”,在废弃地和房前屋后种植苗木,每年集体收入超10万元。目前,林州每个村有两种以上集体经济增收模式,2017年底542个村全部有了集体收入,2018年底所有村庄集体收入超5万元,其中370个村超10万元,为乡村治理注入经济动能。完善治理机制 能办好事有保障“人叫人动人不动,机制调动积极性。”除了补上人才和经济短板,林州还将村庄发展事项办理结果与村干部工作报酬挂钩,激发村干部内生动力,并完善监督、奖惩机制,真正做到有人办事、有钱办事、能办好事。“在农村,群众最关心的问题是钱的问题,最容易出问题的环节也是花钱的环节。”姚村镇纪委书记杨金刚说,村干部3年一换届,由于村里记账不规范,账目不清常为人诟病。瞄准这一痛点问题,林州进行农村基层党风政风综合监管体制改革,全市各镇(街道)成立党风政风综合监督中心,严格规范并公开“三资”管理、项目申请等事项,还开展村(社区)巡察工作,“让百姓明白,还干部清白”,破解“三资”管理不规范等影响基层党组织战斗力、公信力的难题。说起监督巡察,姚村镇西牛村党支部书记刘红卫最初的心态是忐忑,但他发现巡察不仅找问题,还能帮村里解决大问题。原来,该村有大大小小50余家企业,但40多家拖欠土地租赁费。“有的付不起,有的跟风拖欠,有的超期未续签,很多老板是乡里乡亲,工作很难做。”刘红卫说,巡察组指出问题后,镇政府和我们一块做工作,拖延已久的问题迎刃而解,监督巡察既是压力,也是动力。破解缺人缺钱难题,完善乡村治理机制,林州正以“乡村振兴只有进行时,没有完成时”的劲头,不断创新和完善乡村治理体制机制,为乡村振兴提供制度保障。

网上购彩有人办事 有钱办事 能办好事——河南林州乡村振兴观察新华社郑州5月11日电题:有人办事 有钱办事 能办好事——河南林州乡村振兴观察新华社记者李钧德、韩朝阳超半数村庄位于太行山区,空心化现象突出;全市仅1/4的行政村有集体经济,产业发展滞后;部分村庄村干部队伍老化。位于太行山东麓的河南林州在乡村振兴中曾面临“缺人、缺钱、缺出路”的尴尬。近年来,林州激活人才“引擎”、打好经济“算盘”、完善治理机制,为乡村振兴打下坚实基础。有人办事 有钱办事 能办好事——河南林州乡村振兴观察新华社郑州5月11日电题:有人办事 有钱办事 能办好事——河南林州乡村振兴观察新华社记者李钧德、韩朝阳超半数村庄位于太行山区,空心化现象突出;全市仅1/4的行政村有集体经济,产业发展滞后;部分村庄村干部队伍老化。位于太行山东麓的河南林州在乡村振兴中曾面临“缺人、缺钱、缺出路”的尴尬。近年来,林州激活人才“引擎”、打好经济“算盘”、完善治理机制,为乡村振兴打下坚实基础。

有人办事 有钱办事 能办好事——河南林州乡村振兴观察新华社郑州5月11日电题:有人办事 有钱办事 能办好事——河南林州乡村振兴观察新华社记者李钧德、韩朝阳超半数村庄位于太行山区,空心化现象突出;全市仅1/4的行政村有集体经济,产业发展滞后;部分村庄村干部队伍老化。位于太行山东麓的河南林州在乡村振兴中曾面临“缺人、缺钱、缺出路”的尴尬。近年来,林州激活人才“引擎”、打好经济“算盘”、完善治理机制,为乡村振兴打下坚实基础。激活人才“引擎” 有人办事解难题在林州市500余位村支书中,刚当了6年村支书的李明生算是一名“新兵”,但他的到任,却解了困扰黄华镇魏家庄村30余年的发展难题。前些年,魏家庄村“两委”班子相互拆台,原来的村干部在其岗未尽其责,村集体一穷二白。村民反映,缺乏好的“带头人”是魏家庄的“顽疾”。2014年,常年在外做建筑工程的李明生“临危受命”担任村支书,团结班子,依靠群众,凝心聚力谋发展,魏家庄开始变了样。7.6公里水泥路修通了,5个自然村通水通气了,20余家农家乐建起来了……每年20万人次游客为村里带来30余万元集体收益,2019年村里人均收入超过1.5万元。“火车跑得快,全靠车头带。”选好带头人是完善乡村治理机制、实现乡村振兴的基础。林州以村级组织换届为契机,将一批新生力量充实到村“两委”班子,仅2018年换届就有199位“新兵”当选村支书。此外,林州还建立“乡土人才库”,“请老乡、回家乡、建故乡、美家乡”,并聘请512名企业家、专业技术人员为村庄发展出谋划策。林州人张益智16岁拎着瓦刀离开家乡,历经10多年打拼,在山西创办一家大型建筑企业。2012年,他返乡投资开发临淇镇万泉湖,将万泉湖打造成AAAA级景区,助力家乡产业振兴。目前,林州“乡土人才库”已收录各类人才4700余人,建立扶贫基地11家,创办企业83家、农业生态园33家,在政策支持、“乡音”召唤下,更多人才汇聚在林州的乡村田野。打好经济“算盘” 有钱办事促发展2015年底,林州有集体收入的村仅为136个,占比25%。村集体经济空白是林州乡村治理的另一个难题。2016年,林州被确定为河南省发展壮大村级集体经济试点市,重任在肩,集体经济空白村“清零”迫在眉睫。集体经济空白村多位于山区,村庄空心化严重,产业发展艰难。林州根据村庄区位、资源特点,通过强弱联合、弱弱联合的方式,鼓励抱团发展,形成独特的“联建经济”。河顺镇有10个集体经济薄弱村,该镇成立经济合作联社,10个村共同入股,2018年选定的苗木种植项目落户有人力、土地资源的可乐山村,可乐山村负责养护,扣除成本后,10个村共同分红。“有的村庄有发展意愿,但没有人才、思路、项目,‘联建经济’集中人力、物力、财力,取长补短,抱团发展,弱弱联合也有大作为。”河顺镇党委书记李良说。此外,林州还探索光伏发电、乡脉经济、边角经济、乡村旅游等多种发展模式。振林街道刘家街村成立集体合作社,流转土地800余亩种植辣椒、知母等,村集体年增收20余万元;石板岩镇将耕地、房产、经济林进行折股量化,与社会资本对接,乡村旅游大发展;姚村镇下里街村瞄准“边角经济”,在废弃地和房前屋后种植苗木,每年集体收入超10万元。目前,林州每个村有两种以上集体经济增收模式,2017年底542个村全部有了集体收入,2018年底所有村庄集体收入超5万元,其中370个村超10万元,为乡村治理注入经济动能。完善治理机制 能办好事有保障“人叫人动人不动,机制调动积极性。”除了补上人才和经济短板,林州还将村庄发展事项办理结果与村干部工作报酬挂钩,激发村干部内生动力,并完善监督、奖惩机制,真正做到有人办事、有钱办事、能办好事。“在农村,群众最关心的问题是钱的问题,最容易出问题的环节也是花钱的环节。”姚村镇纪委书记杨金刚说,村干部3年一换届,由于村里记账不规范,账目不清常为人诟病。瞄准这一痛点问题,林州进行农村基层党风政风综合监管体制改革,全市各镇(街道)成立党风政风综合监督中心,严格规范并公开“三资”管理、项目申请等事项,还开展村(社区)巡察工作,“让百姓明白,还干部清白”,破解“三资”管理不规范等影响基层党组织战斗力、公信力的难题。说起监督巡察,姚村镇西牛村党支部书记刘红卫最初的心态是忐忑,但他发现巡察不仅找问题,还能帮村里解决大问题。原来,该村有大大小小50余家企业,但40多家拖欠土地租赁费。“有的付不起,有的跟风拖欠,有的超期未续签,很多老板是乡里乡亲,工作很难做。”刘红卫说,巡察组指出问题后,镇政府和我们一块做工作,拖延已久的问题迎刃而解,监督巡察既是压力,也是动力。破解缺人缺钱难题,完善乡村治理机制,林州正以“乡村振兴只有进行时,没有完成时”的劲头,不断创新和完善乡村治理体制机制,为乡村振兴提供制度保障。

有人办事 有钱办事 能办好事——河南林州乡村振兴观察新华社郑州5月11日电题:有人办事 有钱办事 能办好事——河南林州乡村振兴观察新华社记者李钧德、韩朝阳超半数村庄位于太行山区,空心化现象突出;全市仅1/4的行政村有集体经济,产业发展滞后;部分村庄村干部队伍老化。位于太行山东麓的河南林州在乡村振兴中曾面临“缺人、缺钱、缺出路”的尴尬。近年来,林州激活人才“引擎”、打好经济“算盘”、完善治理机制,为乡村振兴打下坚实基础。有人办事 有钱办事 能办好事——河南林州乡村振兴观察新华社郑州5月11日电题:有人办事 有钱办事 能办好事——河南林州乡村振兴观察新华社记者李钧德、韩朝阳超半数村庄位于太行山区,空心化现象突出;全市仅1/4的行政村有集体经济,产业发展滞后;部分村庄村干部队伍老化。位于太行山东麓的河南林州在乡村振兴中曾面临“缺人、缺钱、缺出路”的尴尬。近年来,林州激活人才“引擎”、打好经济“算盘”、完善治理机制,为乡村振兴打下坚实基础。辟谷多少天合适

海量电子书下载激活人才“引擎” 有人办事解难题在林州市500余位村支书中,刚当了6年村支书的李明生算是一名“新兵”,但他的到任,却解了困扰黄华镇魏家庄村30余年的发展难题。前些年,魏家庄村“两委”班子相互拆台,原来的村干部在其岗未尽其责,村集体一穷二白。村民反映,缺乏好的“带头人”是魏家庄的“顽疾”。2014年,常年在外做建筑工程的李明生“临危受命”担任村支书,团结班子,依靠群众,凝心聚力谋发展,魏家庄开始变了样。7.6公里水泥路修通了,5个自然村通水通气了,20余家农家乐建起来了……每年20万人次游客为村里带来30余万元集体收益,2019年村里人均收入超过1.5万元。“火车跑得快,全靠车头带。”选好带头人是完善乡村治理机制、实现乡村振兴的基础。林州以村级组织换届为契机,将一批新生力量充实到村“两委”班子,仅2018年换届就有199位“新兵”当选村支书。此外,林州还建立“乡土人才库”,“请老乡、回家乡、建故乡、美家乡”,并聘请512名企业家、专业技术人员为村庄发展出谋划策。林州人张益智16岁拎着瓦刀离开家乡,历经10多年打拼,在山西创办一家大型建筑企业。2012年,他返乡投资开发临淇镇万泉湖,将万泉湖打造成AAAA级景区,助力家乡产业振兴。目前,林州“乡土人才库”已收录各类人才4700余人,建立扶贫基地11家,创办企业83家、农业生态园33家,在政策支持、“乡音”召唤下,更多人才汇聚在林州的乡村田野。打好经济“算盘” 有钱办事促发展2015年底,林州有集体收入的村仅为136个,占比25%。村集体经济空白是林州乡村治理的另一个难题。2016年,林州被确定为河南省发展壮大村级集体经济试点市,重任在肩,集体经济空白村“清零”迫在眉睫。集体经济空白村多位于山区,村庄空心化严重,产业发展艰难。林州根据村庄区位、资源特点,通过强弱联合、弱弱联合的方式,鼓励抱团发展,形成独特的“联建经济”。河顺镇有10个集体经济薄弱村,该镇成立经济合作联社,10个村共同入股,2018年选定的苗木种植项目落户有人力、土地资源的可乐山村,可乐山村负责养护,扣除成本后,10个村共同分红。“有的村庄有发展意愿,但没有人才、思路、项目,‘联建经济’集中人力、物力、财力,取长补短,抱团发展,弱弱联合也有大作为。”河顺镇党委书记李良说。此外,林州还探索光伏发电、乡脉经济、边角经济、乡村旅游等多种发展模式。振林街道刘家街村成立集体合作社,流转土地800余亩种植辣椒、知母等,村集体年增收20余万元;石板岩镇将耕地、房产、经济林进行折股量化,与社会资本对接,乡村旅游大发展;姚村镇下里街村瞄准“边角经济”,在废弃地和房前屋后种植苗木,每年集体收入超10万元。目前,林州每个村有两种以上集体经济增收模式,2017年底542个村全部有了集体收入,2018年底所有村庄集体收入超5万元,其中370个村超10万元,为乡村治理注入经济动能。完善治理机制 能办好事有保障“人叫人动人不动,机制调动积极性。”除了补上人才和经济短板,林州还将村庄发展事项办理结果与村干部工作报酬挂钩,激发村干部内生动力,并完善监督、奖惩机制,真正做到有人办事、有钱办事、能办好事。“在农村,群众最关心的问题是钱的问题,最容易出问题的环节也是花钱的环节。”姚村镇纪委书记杨金刚说,村干部3年一换届,由于村里记账不规范,账目不清常为人诟病。瞄准这一痛点问题,林州进行农村基层党风政风综合监管体制改革,全市各镇(街道)成立党风政风综合监督中心,严格规范并公开“三资”管理、项目申请等事项,还开展村(社区)巡察工作,“让百姓明白,还干部清白”,破解“三资”管理不规范等影响基层党组织战斗力、公信力的难题。说起监督巡察,姚村镇西牛村党支部书记刘红卫最初的心态是忐忑,但他发现巡察不仅找问题,还能帮村里解决大问题。原来,该村有大大小小50余家企业,但40多家拖欠土地租赁费。“有的付不起,有的跟风拖欠,有的超期未续签,很多老板是乡里乡亲,工作很难做。”刘红卫说,巡察组指出问题后,镇政府和我们一块做工作,拖延已久的问题迎刃而解,监督巡察既是压力,也是动力。破解缺人缺钱难题,完善乡村治理机制,林州正以“乡村振兴只有进行时,没有完成时”的劲头,不断创新和完善乡村治理体制机制,为乡村振兴提供制度保障。山西改灯有人办事 有钱办事 能办好事——河南林州乡村振兴观察新华社郑州5月11日电题:有人办事 有钱办事 能办好事——河南林州乡村振兴观察新华社记者李钧德、韩朝阳超半数村庄位于太行山区,空心化现象突出;全市仅1/4的行政村有集体经济,产业发展滞后;部分村庄村干部队伍老化。位于太行山东麓的河南林州在乡村振兴中曾面临“缺人、缺钱、缺出路”的尴尬。近年来,林州激活人才“引擎”、打好经济“算盘”、完善治理机制,为乡村振兴打下坚实基础。

激活人才“引擎” 有人办事解难题在林州市500余位村支书中,刚当了6年村支书的李明生算是一名“新兵”,但他的到任,却解了困扰黄华镇魏家庄村30余年的发展难题。前些年,魏家庄村“两委”班子相互拆台,原来的村干部在其岗未尽其责,村集体一穷二白。村民反映,缺乏好的“带头人”是魏家庄的“顽疾”。2014年,常年在外做建筑工程的李明生“临危受命”担任村支书,团结班子,依靠群众,凝心聚力谋发展,魏家庄开始变了样。7.6公里水泥路修通了,5个自然村通水通气了,20余家农家乐建起来了……每年20万人次游客为村里带来30余万元集体收益,2019年村里人均收入超过1.5万元。“火车跑得快,全靠车头带。”选好带头人是完善乡村治理机制、实现乡村振兴的基础。林州以村级组织换届为契机,将一批新生力量充实到村“两委”班子,仅2018年换届就有199位“新兵”当选村支书。此外,林州还建立“乡土人才库”,“请老乡、回家乡、建故乡、美家乡”,并聘请512名企业家、专业技术人员为村庄发展出谋划策。林州人张益智16岁拎着瓦刀离开家乡,历经10多年打拼,在山西创办一家大型建筑企业。2012年,他返乡投资开发临淇镇万泉湖,将万泉湖打造成AAAA级景区,助力家乡产业振兴。目前,林州“乡土人才库”已收录各类人才4700余人,建立扶贫基地11家,创办企业83家、农业生态园33家,在政策支持、“乡音”召唤下,更多人才汇聚在林州的乡村田野。打好经济“算盘” 有钱办事促发展2015年底,林州有集体收入的村仅为136个,占比25%。村集体经济空白是林州乡村治理的另一个难题。2016年,林州被确定为河南省发展壮大村级集体经济试点市,重任在肩,集体经济空白村“清零”迫在眉睫。集体经济空白村多位于山区,村庄空心化严重,产业发展艰难。林州根据村庄区位、资源特点,通过强弱联合、弱弱联合的方式,鼓励抱团发展,形成独特的“联建经济”。河顺镇有10个集体经济薄弱村,该镇成立经济合作联社,10个村共同入股,2018年选定的苗木种植项目落户有人力、土地资源的可乐山村,可乐山村负责养护,扣除成本后,10个村共同分红。“有的村庄有发展意愿,但没有人才、思路、项目,‘联建经济’集中人力、物力、财力,取长补短,抱团发展,弱弱联合也有大作为。”河顺镇党委书记李良说。此外,林州还探索光伏发电、乡脉经济、边角经济、乡村旅游等多种发展模式。振林街道刘家街村成立集体合作社,流转土地800余亩种植辣椒、知母等,村集体年增收20余万元;石板岩镇将耕地、房产、经济林进行折股量化,与社会资本对接,乡村旅游大发展;姚村镇下里街村瞄准“边角经济”,在废弃地和房前屋后种植苗木,每年集体收入超10万元。目前,林州每个村有两种以上集体经济增收模式,2017年底542个村全部有了集体收入,2018年底所有村庄集体收入超5万元,其中370个村超10万元,为乡村治理注入经济动能。完善治理机制 能办好事有保障“人叫人动人不动,机制调动积极性。”除了补上人才和经济短板,林州还将村庄发展事项办理结果与村干部工作报酬挂钩,激发村干部内生动力,并完善监督、奖惩机制,真正做到有人办事、有钱办事、能办好事。“在农村,群众最关心的问题是钱的问题,最容易出问题的环节也是花钱的环节。”姚村镇纪委书记杨金刚说,村干部3年一换届,由于村里记账不规范,账目不清常为人诟病。瞄准这一痛点问题,林州进行农村基层党风政风综合监管体制改革,全市各镇(街道)成立党风政风综合监督中心,严格规范并公开“三资”管理、项目申请等事项,还开展村(社区)巡察工作,“让百姓明白,还干部清白”,破解“三资”管理不规范等影响基层党组织战斗力、公信力的难题。说起监督巡察,姚村镇西牛村党支部书记刘红卫最初的心态是忐忑,但他发现巡察不仅找问题,还能帮村里解决大问题。原来,该村有大大小小50余家企业,但40多家拖欠土地租赁费。“有的付不起,有的跟风拖欠,有的超期未续签,很多老板是乡里乡亲,工作很难做。”刘红卫说,巡察组指出问题后,镇政府和我们一块做工作,拖延已久的问题迎刃而解,监督巡察既是压力,也是动力。破解缺人缺钱难题,完善乡村治理机制,林州正以“乡村振兴只有进行时,没有完成时”的劲头,不断创新和完善乡村治理体制机制,为乡村振兴提供制度保障。有人办事 有钱办事 能办好事——河南林州乡村振兴观察新华社郑州5月11日电题:有人办事 有钱办事 能办好事——河南林州乡村振兴观察新华社记者李钧德、韩朝阳超半数村庄位于太行山区,空心化现象突出;全市仅1/4的行政村有集体经济,产业发展滞后;部分村庄村干部队伍老化。位于太行山东麓的河南林州在乡村振兴中曾面临“缺人、缺钱、缺出路”的尴尬。近年来,林州激活人才“引擎”、打好经济“算盘”、完善治理机制,为乡村振兴打下坚实基础。

激活人才“引擎” 有人办事解难题在林州市500余位村支书中,刚当了6年村支书的李明生算是一名“新兵”,但他的到任,却解了困扰黄华镇魏家庄村30余年的发展难题。前些年,魏家庄村“两委”班子相互拆台,原来的村干部在其岗未尽其责,村集体一穷二白。村民反映,缺乏好的“带头人”是魏家庄的“顽疾”。2014年,常年在外做建筑工程的李明生“临危受命”担任村支书,团结班子,依靠群众,凝心聚力谋发展,魏家庄开始变了样。7.6公里水泥路修通了,5个自然村通水通气了,20余家农家乐建起来了……每年20万人次游客为村里带来30余万元集体收益,2019年村里人均收入超过1.5万元。“火车跑得快,全靠车头带。”选好带头人是完善乡村治理机制、实现乡村振兴的基础。林州以村级组织换届为契机,将一批新生力量充实到村“两委”班子,仅2018年换届就有199位“新兵”当选村支书。此外,林州还建立“乡土人才库”,“请老乡、回家乡、建故乡、美家乡”,并聘请512名企业家、专业技术人员为村庄发展出谋划策。林州人张益智16岁拎着瓦刀离开家乡,历经10多年打拼,在山西创办一家大型建筑企业。2012年,他返乡投资开发临淇镇万泉湖,将万泉湖打造成AAAA级景区,助力家乡产业振兴。目前,林州“乡土人才库”已收录各类人才4700余人,建立扶贫基地11家,创办企业83家、农业生态园33家,在政策支持、“乡音”召唤下,更多人才汇聚在林州的乡村田野。打好经济“算盘” 有钱办事促发展2015年底,林州有集体收入的村仅为136个,占比25%。村集体经济空白是林州乡村治理的另一个难题。2016年,林州被确定为河南省发展壮大村级集体经济试点市,重任在肩,集体经济空白村“清零”迫在眉睫。集体经济空白村多位于山区,村庄空心化严重,产业发展艰难。林州根据村庄区位、资源特点,通过强弱联合、弱弱联合的方式,鼓励抱团发展,形成独特的“联建经济”。河顺镇有10个集体经济薄弱村,该镇成立经济合作联社,10个村共同入股,2018年选定的苗木种植项目落户有人力、土地资源的可乐山村,可乐山村负责养护,扣除成本后,10个村共同分红。“有的村庄有发展意愿,但没有人才、思路、项目,‘联建经济’集中人力、物力、财力,取长补短,抱团发展,弱弱联合也有大作为。”河顺镇党委书记李良说。此外,林州还探索光伏发电、乡脉经济、边角经济、乡村旅游等多种发展模式。振林街道刘家街村成立集体合作社,流转土地800余亩种植辣椒、知母等,村集体年增收20余万元;石板岩镇将耕地、房产、经济林进行折股量化,与社会资本对接,乡村旅游大发展;姚村镇下里街村瞄准“边角经济”,在废弃地和房前屋后种植苗木,每年集体收入超10万元。目前,林州每个村有两种以上集体经济增收模式,2017年底542个村全部有了集体收入,2018年底所有村庄集体收入超5万元,其中370个村超10万元,为乡村治理注入经济动能。完善治理机制 能办好事有保障“人叫人动人不动,机制调动积极性。”除了补上人才和经济短板,林州还将村庄发展事项办理结果与村干部工作报酬挂钩,激发村干部内生动力,并完善监督、奖惩机制,真正做到有人办事、有钱办事、能办好事。“在农村,群众最关心的问题是钱的问题,最容易出问题的环节也是花钱的环节。”姚村镇纪委书记杨金刚说,村干部3年一换届,由于村里记账不规范,账目不清常为人诟病。瞄准这一痛点问题,林州进行农村基层党风政风综合监管体制改革,全市各镇(街道)成立党风政风综合监督中心,严格规范并公开“三资”管理、项目申请等事项,还开展村(社区)巡察工作,“让百姓明白,还干部清白”,破解“三资”管理不规范等影响基层党组织战斗力、公信力的难题。说起监督巡察,姚村镇西牛村党支部书记刘红卫最初的心态是忐忑,但他发现巡察不仅找问题,还能帮村里解决大问题。原来,该村有大大小小50余家企业,但40多家拖欠土地租赁费。“有的付不起,有的跟风拖欠,有的超期未续签,很多老板是乡里乡亲,工作很难做。”刘红卫说,巡察组指出问题后,镇政府和我们一块做工作,拖延已久的问题迎刃而解,监督巡察既是压力,也是动力。破解缺人缺钱难题,完善乡村治理机制,林州正以“乡村振兴只有进行时,没有完成时”的劲头,不断创新和完善乡村治理体制机制,为乡村振兴提供制度保障。怎么样让胸丰满有人办事 有钱办事 能办好事——河南林州乡村振兴观察新华社郑州5月11日电题:有人办事 有钱办事 能办好事——河南林州乡村振兴观察新华社记者李钧德、韩朝阳超半数村庄位于太行山区,空心化现象突出;全市仅1/4的行政村有集体经济,产业发展滞后;部分村庄村干部队伍老化。位于太行山东麓的河南林州在乡村振兴中曾面临“缺人、缺钱、缺出路”的尴尬。近年来,林州激活人才“引擎”、打好经济“算盘”、完善治理机制,为乡村振兴打下坚实基础。

网上购彩激活人才“引擎” 有人办事解难题在林州市500余位村支书中,刚当了6年村支书的李明生算是一名“新兵”,但他的到任,却解了困扰黄华镇魏家庄村30余年的发展难题。前些年,魏家庄村“两委”班子相互拆台,原来的村干部在其岗未尽其责,村集体一穷二白。村民反映,缺乏好的“带头人”是魏家庄的“顽疾”。2014年,常年在外做建筑工程的李明生“临危受命”担任村支书,团结班子,依靠群众,凝心聚力谋发展,魏家庄开始变了样。7.6公里水泥路修通了,5个自然村通水通气了,20余家农家乐建起来了……每年20万人次游客为村里带来30余万元集体收益,2019年村里人均收入超过1.5万元。“火车跑得快,全靠车头带。”选好带头人是完善乡村治理机制、实现乡村振兴的基础。林州以村级组织换届为契机,将一批新生力量充实到村“两委”班子,仅2018年换届就有199位“新兵”当选村支书。此外,林州还建立“乡土人才库”,“请老乡、回家乡、建故乡、美家乡”,并聘请512名企业家、专业技术人员为村庄发展出谋划策。林州人张益智16岁拎着瓦刀离开家乡,历经10多年打拼,在山西创办一家大型建筑企业。2012年,他返乡投资开发临淇镇万泉湖,将万泉湖打造成AAAA级景区,助力家乡产业振兴。目前,林州“乡土人才库”已收录各类人才4700余人,建立扶贫基地11家,创办企业83家、农业生态园33家,在政策支持、“乡音”召唤下,更多人才汇聚在林州的乡村田野。打好经济“算盘” 有钱办事促发展2015年底,林州有集体收入的村仅为136个,占比25%。村集体经济空白是林州乡村治理的另一个难题。2016年,林州被确定为河南省发展壮大村级集体经济试点市,重任在肩,集体经济空白村“清零”迫在眉睫。集体经济空白村多位于山区,村庄空心化严重,产业发展艰难。林州根据村庄区位、资源特点,通过强弱联合、弱弱联合的方式,鼓励抱团发展,形成独特的“联建经济”。河顺镇有10个集体经济薄弱村,该镇成立经济合作联社,10个村共同入股,2018年选定的苗木种植项目落户有人力、土地资源的可乐山村,可乐山村负责养护,扣除成本后,10个村共同分红。“有的村庄有发展意愿,但没有人才、思路、项目,‘联建经济’集中人力、物力、财力,取长补短,抱团发展,弱弱联合也有大作为。”河顺镇党委书记李良说。此外,林州还探索光伏发电、乡脉经济、边角经济、乡村旅游等多种发展模式。振林街道刘家街村成立集体合作社,流转土地800余亩种植辣椒、知母等,村集体年增收20余万元;石板岩镇将耕地、房产、经济林进行折股量化,与社会资本对接,乡村旅游大发展;姚村镇下里街村瞄准“边角经济”,在废弃地和房前屋后种植苗木,每年集体收入超10万元。目前,林州每个村有两种以上集体经济增收模式,2017年底542个村全部有了集体收入,2018年底所有村庄集体收入超5万元,其中370个村超10万元,为乡村治理注入经济动能。完善治理机制 能办好事有保障“人叫人动人不动,机制调动积极性。”除了补上人才和经济短板,林州还将村庄发展事项办理结果与村干部工作报酬挂钩,激发村干部内生动力,并完善监督、奖惩机制,真正做到有人办事、有钱办事、能办好事。“在农村,群众最关心的问题是钱的问题,最容易出问题的环节也是花钱的环节。”姚村镇纪委书记杨金刚说,村干部3年一换届,由于村里记账不规范,账目不清常为人诟病。瞄准这一痛点问题,林州进行农村基层党风政风综合监管体制改革,全市各镇(街道)成立党风政风综合监督中心,严格规范并公开“三资”管理、项目申请等事项,还开展村(社区)巡察工作,“让百姓明白,还干部清白”,破解“三资”管理不规范等影响基层党组织战斗力、公信力的难题。说起监督巡察,姚村镇西牛村党支部书记刘红卫最初的心态是忐忑,但他发现巡察不仅找问题,还能帮村里解决大问题。原来,该村有大大小小50余家企业,但40多家拖欠土地租赁费。“有的付不起,有的跟风拖欠,有的超期未续签,很多老板是乡里乡亲,工作很难做。”刘红卫说,巡察组指出问题后,镇政府和我们一块做工作,拖延已久的问题迎刃而解,监督巡察既是压力,也是动力。破解缺人缺钱难题,完善乡村治理机制,林州正以“乡村振兴只有进行时,没有完成时”的劲头,不断创新和完善乡村治理体制机制,为乡村振兴提供制度保障。激活人才“引擎” 有人办事解难题在林州市500余位村支书中,刚当了6年村支书的李明生算是一名“新兵”,但他的到任,却解了困扰黄华镇魏家庄村30余年的发展难题。前些年,魏家庄村“两委”班子相互拆台,原来的村干部在其岗未尽其责,村集体一穷二白。村民反映,缺乏好的“带头人”是魏家庄的“顽疾”。2014年,常年在外做建筑工程的李明生“临危受命”担任村支书,团结班子,依靠群众,凝心聚力谋发展,魏家庄开始变了样。7.6公里水泥路修通了,5个自然村通水通气了,20余家农家乐建起来了……每年20万人次游客为村里带来30余万元集体收益,2019年村里人均收入超过1.5万元。“火车跑得快,全靠车头带。”选好带头人是完善乡村治理机制、实现乡村振兴的基础。林州以村级组织换届为契机,将一批新生力量充实到村“两委”班子,仅2018年换届就有199位“新兵”当选村支书。此外,林州还建立“乡土人才库”,“请老乡、回家乡、建故乡、美家乡”,并聘请512名企业家、专业技术人员为村庄发展出谋划策。林州人张益智16岁拎着瓦刀离开家乡,历经10多年打拼,在山西创办一家大型建筑企业。2012年,他返乡投资开发临淇镇万泉湖,将万泉湖打造成AAAA级景区,助力家乡产业振兴。目前,林州“乡土人才库”已收录各类人才4700余人,建立扶贫基地11家,创办企业83家、农业生态园33家,在政策支持、“乡音”召唤下,更多人才汇聚在林州的乡村田野。打好经济“算盘” 有钱办事促发展2015年底,林州有集体收入的村仅为136个,占比25%。村集体经济空白是林州乡村治理的另一个难题。2016年,林州被确定为河南省发展壮大村级集体经济试点市,重任在肩,集体经济空白村“清零”迫在眉睫。集体经济空白村多位于山区,村庄空心化严重,产业发展艰难。林州根据村庄区位、资源特点,通过强弱联合、弱弱联合的方式,鼓励抱团发展,形成独特的“联建经济”。河顺镇有10个集体经济薄弱村,该镇成立经济合作联社,10个村共同入股,2018年选定的苗木种植项目落户有人力、土地资源的可乐山村,可乐山村负责养护,扣除成本后,10个村共同分红。“有的村庄有发展意愿,但没有人才、思路、项目,‘联建经济’集中人力、物力、财力,取长补短,抱团发展,弱弱联合也有大作为。”河顺镇党委书记李良说。此外,林州还探索光伏发电、乡脉经济、边角经济、乡村旅游等多种发展模式。振林街道刘家街村成立集体合作社,流转土地800余亩种植辣椒、知母等,村集体年增收20余万元;石板岩镇将耕地、房产、经济林进行折股量化,与社会资本对接,乡村旅游大发展;姚村镇下里街村瞄准“边角经济”,在废弃地和房前屋后种植苗木,每年集体收入超10万元。目前,林州每个村有两种以上集体经济增收模式,2017年底542个村全部有了集体收入,2018年底所有村庄集体收入超5万元,其中370个村超10万元,为乡村治理注入经济动能。完善治理机制 能办好事有保障“人叫人动人不动,机制调动积极性。”除了补上人才和经济短板,林州还将村庄发展事项办理结果与村干部工作报酬挂钩,激发村干部内生动力,并完善监督、奖惩机制,真正做到有人办事、有钱办事、能办好事。“在农村,群众最关心的问题是钱的问题,最容易出问题的环节也是花钱的环节。”姚村镇纪委书记杨金刚说,村干部3年一换届,由于村里记账不规范,账目不清常为人诟病。瞄准这一痛点问题,林州进行农村基层党风政风综合监管体制改革,全市各镇(街道)成立党风政风综合监督中心,严格规范并公开“三资”管理、项目申请等事项,还开展村(社区)巡察工作,“让百姓明白,还干部清白”,破解“三资”管理不规范等影响基层党组织战斗力、公信力的难题。说起监督巡察,姚村镇西牛村党支部书记刘红卫最初的心态是忐忑,但他发现巡察不仅找问题,还能帮村里解决大问题。原来,该村有大大小小50余家企业,但40多家拖欠土地租赁费。“有的付不起,有的跟风拖欠,有的超期未续签,很多老板是乡里乡亲,工作很难做。”刘红卫说,巡察组指出问题后,镇政府和我们一块做工作,拖延已久的问题迎刃而解,监督巡察既是压力,也是动力。破解缺人缺钱难题,完善乡村治理机制,林州正以“乡村振兴只有进行时,没有完成时”的劲头,不断创新和完善乡村治理体制机制,为乡村振兴提供制度保障。

有人办事 有钱办事 能办好事——河南林州乡村振兴观察新华社郑州5月11日电题:有人办事 有钱办事 能办好事——河南林州乡村振兴观察新华社记者李钧德、韩朝阳超半数村庄位于太行山区,空心化现象突出;全市仅1/4的行政村有集体经济,产业发展滞后;部分村庄村干部队伍老化。位于太行山东麓的河南林州在乡村振兴中曾面临“缺人、缺钱、缺出路”的尴尬。近年来,林州激活人才“引擎”、打好经济“算盘”、完善治理机制,为乡村振兴打下坚实基础。有人办事 有钱办事 能办好事——河南林州乡村振兴观察新华社郑州5月11日电题:有人办事 有钱办事 能办好事——河南林州乡村振兴观察新华社记者李钧德、韩朝阳超半数村庄位于太行山区,空心化现象突出;全市仅1/4的行政村有集体经济,产业发展滞后;部分村庄村干部队伍老化。位于太行山东麓的河南林州在乡村振兴中曾面临“缺人、缺钱、缺出路”的尴尬。近年来,林州激活人才“引擎”、打好经济“算盘”、完善治理机制,为乡村振兴打下坚实基础。

来源:新华视点微信公众号
作者:bs 编辑:bs
 【 打印本页】【 关闭窗口】【 复制地址
相关文章
 
 本地热点 更多
? 内地74岁老汉因在香港烧国旗受审 新疆北部出现大范围强降雨
? 朝鲜需去核化 日股全日升45.5点或0.46%
? 美债务谈判再破裂 李庄漏罪案将开庭百余人到庭旁听
? 名嘴王涛解说 曾一同习武30年
? 中国有必要有条件宏观审慎 发改委城投债监管再出手
? 油脂期货再创年内新高 林兆华掀复古热(组图)
? 苏常柴2010年净利1.21亿元 择校费走高面临监管难题
? 积重难返毁了NBA顶级中锋 财报与欧洲消息提振
 娱乐新闻 更多
? 无死敌概念足球会缺很多 三连胜只见凶不见吉
? 阿森纳无奈宣布新星离队 3月份PMI为53.4%环比升1.2%
? 广州铁路首开校园售票点 担心梅西就此退队
? 系安全测试装置 强震短期影响有限
? 穆迪大幅下调美国经济预估 新疆自治区将立法监管霸王条款
? 美国纽约展出罕见梨形黄色巨钻 坚信能交出佳绩
? 实拍父子因拉客矛盾暴力殴打同行 张德江检查春运
? 仅3.27%国人具备 称其为隐身战平台
 图说鸡西